大片免费播放网站 久久噜在线精品视频 亚洲v视频 日韩a无v码

沦为色老头肉壶的雅婷

沦为色老头肉壶的雅婷

文華大樓是位在市區84戶的套房大樓,這天下午管理員阿傑和清潔工張老伯 空閒時後在一樓櫃檯閒聊。「昨晚去那裡又是找小琪了?」阿傑問。「對阿,我就是中意他。正妹一個,服務好又不趕時間。只是貴了一點。」「我看他生意好的時候,雞掰穴都被插爛了吼。」張老伯點點頭。「如果一堆人在排的話,我就找別人了。」張老伯是60歲的老頭,身體強健。阿傑身材中等,是早班的中年保全,有個 像懷孕似的啤酒肚,兩人都是單身漢,在聊找妓女打炮的事情,張老伯有去找妓女 洩慾的習慣,且很熟悉此道。聊到一半時,一對男女從電梯走出,男子是保險專員 曹安,女子是住戶陳雅婷,兩人走出大樓後,張老伯做了一個猥褻的手式。「他們兩剛才一定有打炮。」他說。阿傑嘿嘿笑。「你又知道了?」「有一次在樓上碰巧看見那小子去雅婷家,那妹妹濃妝豔抹,畫一雙大黑眼圈 ,穿一件薄紗短裙的情趣睡衣。」他把頭湊近阿傑悄聲說︰「像妓女一樣。」他也悄聲說︰「雅婷知道你這麼說會發飆的。」陳雅婷是個年輕妹妹,瓜子臉,皮膚白哲,一頭染成金色的長頭髮,身材玲瓏 有致,一副洋妞的裝扮。私下會和管理員及張老伯們開黃色玩笑,有時會給張老伯 性暗示,但僅止於曖昧,似乎在釣胃口捉弄他,讓他心癢難搔,看的見吃不到。張老伯口中像妓女一樣的雅婷走回大樓,經過櫃檯時對他們一笑點頭打個招呼 ,便去等電梯上樓。雅婷一身短裙洋裝,金色長髮隨著動作搖擺,一雙修長的美腿 踩在高跟涼鞋上喀喀的響著走路,讓張老伯看了就覺得口乾舌燥。她發覺張老伯在偷瞄,進電梯時對他拋眼搖臀回應。小騷貨。張老伯在心裡唸了一下。雅婷上樓後,兩人又背後聊起她。「聽說雅婷是詹先生包養在這裡的。」阿傑說。「狐狸精一個。你看那妹妹戴的綠眼珠隱形眼鏡,裝扮的老外洋妞似。」「兩人年紀差那麼多,那年輕妹妹都可以做他女兒了。」「還不是看上他的錢,不愁吃穿享樂,不然你以為那妹妹是為了什麼?」他不 自覺隔著褲襠抓一抓半勃起的老陰莖。「你看他平常對我那樣,是不有意思?」他笑說︰「你癩蛤蟆妄想吃天鵝肉。他逗你的,你又不是詹先生。」「曹安那小子呢?」「不曉得。或許不是你想的那樣。」「放屁。曹安一定上過那妹妹。」最近那洋妞似的雅婷,疑似和曹安亂搞的事情,是他們私下會聊的八掛話題。 一個月後的下午,張老伯正在樓上收回收物,這是他的工作之一,每一層樓都 要去收,他拉著小推車在12樓,發現雅婷套房門外的鎖孔上插著一把鑰匙,且門 內隱約傳出嘰嘎聲,除了他樓層安靜無人,他靠上門聽的很清楚,嘰嘎嘰嘎小小的 聲音很規律。住戶忘記拔出鑰匙這種事,他偶爾會發現到,以往都是把鑰匙交給樓下管理員 處理,這一次卻不同,他動作小心不發出聲音轉動鑰匙,押下把手將門推開一點, 此時聲音就聽的更大聲清楚了,那是床舖劇烈的震動,還伴隨著床角搖晃發出吚哎 吚哎的聲音。他忽然想到什麼事情的樣子,看了一下樓層四下無人,以他在這工作的經驗, 除了假日這個時間是沒遇過其他人,除了雅婷這戶以外,決定冒險一試,脫下鞋子 ,把門推開一些好側身進去。他像賊靜悄悄靠著一旁浴廁牆壁往房間潛近,竟看見 化妝檯上的鏡子反射出對面床上的景象,吃驚了一下,雅婷和曹安正在床上打炮。 由於他們兩位置的關係,沒有發現張老伯在偷看。“ I’m a cock hungry slut. ”  那妹妹在說什麼鬼?張老伯心想。他不聽懂外文。他看見雅婷背對著自己蹲坐在曹安身上,金色的長髮挽在頭上,露出了全部的 白哲背身。她蹲坐的很直,兩手按在曹安腹部,規律的活塞運動交合。雅婷撫摸乳房說︰ “ It’s like my cunt was made for your dick. ”  那聲音讓張老伯渾身酥麻麻的。他從口袋拿出手機來,把鏡頭對向他們開始錄影,途中雅婷給他吹了一會喇叭 又蹲坐回去。錄了幾分鐘他不敢久待,和先前一樣靜悄悄的出去把門關上,將鑰匙 留在原處離開。隔天張老伯遇見雅婷,如往常一樣互動,熟悉的說笑,偷拍影片的事情好似從 沒有過。一開始打算收藏在手機裡供自己看,直到他改變主意拿去要脅雅婷。一星期後的晚上,張老伯位在文華大樓後的住處,那是一棟沒有電梯的五層樓 老舊公寓。他平時有去找妓女洩慾的習慣,只是賺的錢不多,沒辦法常去。想要去 老地方找那一些熟識的小姐爽一下,但這幾天口袋緊沒辦法,打算用放在床舖底下 的娃娃暫時應付一下。那是一個裝在長方型紙箱裡的仿真人矽膠娃娃,是供他口袋 緊沒辦法去找妓女,用來洩慾的工具。當他抱著娃娃壓在床上抽插假陰道,幻想是之前偷拍影片的雅婷,金髮綠眼騷 包妝扮,洋妞似的年輕妹妹時,腦海劃過一個邪念,讓他動作馬上停了下來。他放 開娃娃拔出假陰道裡的老二,坐在床舖邊思索剛才那念頭,色慾薰心下決定這麼做 。那妹妹肯就範的話,接下來就好辦事,她不肯就範,大不了撕破臉不相往來。次日,張老伯在文華大樓一樓後面的信箱牆遇見雅婷,她身穿細肩帶小可愛和 短褲,剛從外面回來,手上提個幾罐飲料的超商小袋子。「妹妹來一下,我有一個東西想讓你看看。」張老伯招手說。「老伯,什麼東西?」她刷得漂漂亮亮的睫毛閃了兩下。

張老伯左右看一下沒人,拿出手機把螢幕轉向她,讓她瞪大圓眼抽了一口氣, 下意識的伸手去搶,卻被閃開。「你偷拍?!」雅婷變色說。「詹先生看到影片後會怎麼樣?」他嘴角勾起賊賊一笑。「這裡不方便說話, 到下面的儲藏室,那裡沒別人。」儲藏室在地下一層的停車場,放著張老伯清潔工作用的東西和其他雜物。「老伯你不會拿給他看吧,我和你沒仇,這樣我會遭殃的。」雅婷擔憂的說。「放心,我不會給他看的。」張老伯心想︰知道的話你會被休掉。「那你把影片刪除掉。」她兩手合十撒嬌的說︰「老伯拜託你啦~」「只要你願意和我做,影片我不會給詹先生知道。」他眼光盯在雅婷那火辣的 腰身上,胯下的老陰莖不安份了起來。他哈這騷包的妹妹很久,那一頭染成金色的長髮,瓜子臉蛋,綠色眼珠的隱形 眼鏡,一副老外洋妞的裝扮。「妹妹你說怎樣呢?」張老伯催促,肩帶上衣露出的白哲皮膚,讓他嚥下一口 口水。「你這是在要脅我!」她生氣說。「玩玩而已麻,讓我爽一爽就沒事情,不然我拿給詹先生看。」他嘻皮的說, 轉身做勢要走出去。「好啦好啦,」她急的拉住張老伯不甘願說。「你想怎樣啦?」「在你的房間做,現在。」他嘿嘿笑。「我今天沒有什麼事情,工作也做的差 不多了,有些時間。」張老伯有持無恐,毫不避諱在她面前,摸了一摸隔著褲襠裡勃起的陰莖,一副 躍躍欲試的樣子。雅婷見他如此大膽,先是又驚又怒,一會肩膀垂下,嘆口氣屈服。她低頭輕咬下唇思索什麼一下說︰「我先上樓進房去,你再上來。」依她所說,張老伯等了一下後也走出儲藏室上樓,進到她的套房裡。「老伯,你要遵守諾言。」雅婷說。「當然。再說拿給他看對我沒好處,他也不會感謝我。」雅婷看一下他身上工作後髒兮兮和聞到的汗臭味。「先去沖洗一下,衣服可以 掛在牆壁衣架上。」張老伯脫下衣褲,陰莖已翹的硬邦邦和鐵棍一樣。雅婷也一件件脫下,穿的是 丁字內褲,最後光溜溜一絲不掛,張老伯發現她的陰毛和頭髮一樣也染成金色。她 挽起金色長髮綁在頭上進浴室,他也跟在屁股後。一進去忍不住的想先過癮一下, 從她後面一把抱住上下其手,抓著奶子揉搓,又挖弄雞掰穴。兩人沖洗擦乾後回到房間,雅婷從化妝檯的抽屜拿出一個保險套要他戴上,再 從床頭櫃上拿過一瓶水性潤滑劑。張老伯拆開鋁箔包取出保險套,雅婷坐在床舖邊 按出潤滑液在手指上,沿著陰唇開始塗抹進陰道裡面。張老伯捏著保險套的儲精囊,從龜頭開始把整根陰莖套上戴好後,餓狼撲羊似 的把雅婷推倒在床上撐開雙腿壓在奶子上,由於是受脅迫的,她別過臉面無表情。這小騷貨和死魚一樣。張老伯心想。他抓著奶子,扶住陰莖將龜頭靠上陰唇去 摩擦,屁股往前一挺,整根老二插了進去。他現在正操著雅婷的雞掰穴。「妹妹,你也配合一下好麻。」張老伯有些不悅的說。雅婷翻了一下白眼,只想這老頭趕快射精完事滾蛋,假裝自願配合做愛,雙手 環在他頸上,兩腿交叉勾在腰上,嘴裡吐出銷魂的外文叫春聲。“ That’s exactly how I like it. Ohhh yeahhhh… ”  張老伯也知道她是被迫配合不是真心,但在雅婷的金髮綠眼和叫春聲中,視覺 和聲音的刺激下,讓他幻想是和洋妞打炮,更加坑奮了起來。雅婷勾著他頸子說︰ “ You’re so fucking good in bed. ”  他起身把雅婷拉起來,要她轉身身四肢著床趴好,然後把滑溜溜的保險套尾端 拉一拉戴好,扶著陰莖湊在她屁股下。他腰桿用力一挺,肚子往前啪的一聲響撞上 雅婷的屁股,龜頭也直搗黃龍般撞到子宮頸去。“ Ohhh! ” 雅婷嬌呼一下說︰ “ I love it when you grab my ass. ”  張老伯一邊操她的雞掰穴,用力的拍打一下她的屁股。「再叫阿!繼續!」“ Yesssss! Fuck me, baby!!! Fuck me!! ”  張老伯聽不懂外文,不知她在喊什麼,但卻聽的很爽,以為和洋妞打炮一樣。她酥麻的說︰ “You fuck like a champion.”  張老伯像喀了藥似的非常亢奮,一手扶在雅婷的腰間,把她的金色長髮束起握 在手抓緊,使勁的去撞屁股操雞掰穴。“ I’m about to burst, you feels so fucking good! ”  張老伯衝刺一會,睪丸袋倏的收縮,身體抖一下,把精液射了出去。「老伯,別忘了你答應過我的事。」雅婷光溜溜的坐在床邊,兩手抓著保險套 尾端打結,儲精囊裝了一袋乳白色精液,準備要用紙巾包起來丟垃圾桶。「妹妹你放心啦。」張老伯站在床邊用衛生紙擦拭龜頭上殘留的精液。「那就好。你趕快出去啦。」她要這老頭滾蛋。張老伯拉一拉褲子,看了洋妞似的雅婷一眼,意猶未盡的離開。往後的一個月,張老伯找機會相繼的要脅,打了那騷包的妹妹好幾次炮。偷拍 影片的關係,雅婷沒再讓曹安那小子找她鬼混了,似乎在忌憚什麼。張老伯會避開 詹先生每個星期六、日會來過夜的兩天,找機會約她時間地方打炮過癮。除非她要 和詹先生翻臉或已不相往來,否則影片可以繼續要脅下去。某日晚上文華大樓後面,張老伯的老舊公寓住處張老伯裸身站在單人床舖邊,胯下金髮綠眼的雅婷蹲著正給他吹喇叭。雅婷光溜溜只穿一件細肩帶薄紗情趣衣,雙腿黑絲襪。這是應張老伯要求穿上 ,從套房住所帶出來的。受不了,這妹妹真會吹。張老伯心想。他的屁股縮一下,有點招架不住樣子。 雅婷握住陰莖,嘴巴含緊龜頭,推轉著手去吹喇叭,還會去舔弄睪丸袋。張老伯把 陰莖從她嘴巴抽出,躺在單人床上,要她在上方屁股朝他的臉趴好,繼續吹喇叭。“ Nothing tastes better than your cum. ” 她撥一下金色長髮,低下頭把龜頭含進嘴。「喔!~我操!」張老伯頭皮發麻,緊縮屁股,顫抖的舒爽叫出。“ You make me want to be so naughty. ” 她調皮說,用舌尖來回的舔弄龜頭馬眼。張老伯躺在床上真享受,給她又吹又舔的一段時間後,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說︰ 「好了,妹妹。可以坐上來了。」她鬆口說︰ “ Ok. ”  套子戴好,那洋妞似的雅婷,兩手把金色長髮撥到肩後去,蹲下扶住陰莖,將 龜頭靠上陰唇間摩擦對準,屁股一坐下,整根老二也進了去,只剩睪丸袋壓在下面。她扭一扭屁股摩擦陰道的龜頭說︰“ Feel so good. ”她手放膝蓋,挺直腰背蹲坐,規率的活塞運動交合,套弄屁股下的陰莖。“ That’s exactly how I like it. Ohhh! yeahhhh… ” 她狂野的喊。她越叫越大聲,動作也急遽起來,金色長髮跳動,屁股不斷的去撞擊張老伯的 大腿套弄老二,床舖嘎吱嘎吱的震動。操!這騷貨真是受不了。張老伯心想。雅婷身上性感情趣衣,雙腿黑絲襪,正面坐在他身上一覽無遺的刺激,加上那 放蕩表情和銷魂叫春,讓他呼吸急促起來,大感吃不消。「妹妹我們換個位置好了。」張老伯坐起上半身,抱著身上的雅婷翻轉讓她在 床上躺好,接著手背擦一下額頭的汗水,挺直腰背,兩手扶在她腰間慢慢的一下又 一下的抽插陰道,想緩和一下剛才激烈動作。她淫蕩的說︰ “ Tell me I’m your favorite dirty girl. ” 抬起雙腿用腳趾挑逗他的身體。她不想拖太久時間,只想這老頭趕快射精完事,所以一直刺激他。張老伯忍不住的抽插動作越來越快,抓著她雙手睕交叉拉直在腹部。 “ Ohhh! yes fucking good! ”  他非常亢奮,直盯著金髮綠眼的雅婷看,緊抓著她的手晼,腰臀使勁用力的去 抽插陰道。過沒多久,睪丸袋收縮,幹了一聲,身體抖了一抖,射了精液出去。隔天晚上張老伯的老舊公寓住處那洋妞似的雅婷以狗爬的姿勢橫在床上,和昨晚相同裝扮,情趣衣和黑絲襪。 張老伯站在她屁股後也就是床下,雙手扶在她腰間正在操雞掰穴,一旁垃圾桶裡有 一個昨晚用過打結丟棄的保險套。早在將近一小時前雅婷就已依約來了,兩人現正打炮中。“ Oh! ye Oh! ye ” 她酥酥麻麻的喊叫。 “ Spank my ass. Harder! ”  「你這小騷貨!」他操雞掰穴的同時,三五不時的去打一下雅婷的屁股。次日晚上張老伯的老舊公寓住處張老伯壓著那洋妞似的雅婷在床上操雞掰穴,他呼吸粗重,一下接一下的使勁 腰臀力量。次日下午文華套房大樓張老伯坐在頂樓階梯上抽煙休息,他剛擦拭完大樓內一側全部的玻璃窗,現在 很勞累的樣子。他本身體強健,這份工作游刃有餘,但是連續三天耗上精力,打了 那騷包的年輕妹妹三次炮,身體明顯的疲憊,工作起來也沒有那麼輕鬆。他站起身 挺直腰桿,原地活動四肢舒展筋骨,腦海浮出昨晚打炮的記憶,壓在那妹妹果凍般 軟軟的奶子在床上,操著她緊緊的雞掰穴,不自覺摸了一摸隔著褲襠裡的老陰莖, 低聲唸了一下小騷貨。「然後他馬上抓過紙巾去黛玲的胸部上擦來擦去,」雅婷掩嘴哈哈笑。「黛玲 整個人愣傻住,安妮也一樣!」她在一樓櫃檯前和管理員阿傑閒聊。「他是藉機吃豆腐吧。」「他馬子在旁邊,不敢。」雅婷搖頭說。「這樣?」他張開手掌五指微彎,在自己胸前畫圓圈。雅婷看了又哈哈笑起來。「什麼事那麼好笑?」張老伯忽然出現,從一旁來到他們身邊。雅婷不經意的和張老伯四眼對望到,臉頰熱了一下,下意識的低頭撇開臉去。 張老伯正眼看她沒迴避,一副兩人之間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的樣子,和往常笑呵呵的 面對。雅婷看向阿傑說︰「大叔,下次聊,我先走了掰。」隨即將臉向外一轉,勾著 小包包,踩著高跟鞋喀喀響的往大樓外走出,似乎要迴避張老伯。「那妹妹在說他朋友搞笑的事情。」阿傑說。張老伯走到櫃檯後拉出椅子坐下,阿傑也坐下來,看了一下他問︰「今天事情 很多?」「沒有。」「看你很累的樣子,我以為事情很多。」「這幾天沒睡好,精神不濟。」他撒謊,他不會說要脅雅婷的事情。他已不是 年輕人,連續打了雅婷那妹妹三天炮,消耗很多精力沒復原。前幾天確是過度了, 他自知之明身體狀況,打算忍一忍休息一段時間。張老伯知道要脅的影片,隨時可能無法給他利用,可能現在或明天,也可能是 一星期或一個月,幾個月都有可能不一定,端視雅婷的決定及和詹先生的關係如何 。張老伯往後的日子省下錢去找妓女,那洋妞似的雅婷淪為供他洩慾的肉壺。

<全文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jjsaovip[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